古籍修复:毫米之间

  古籍是流转于岁月长河的见证者,记录着一段段久远的历史,承载着一代代厚重的文明。然而,日久年深,虫蛀、鼠啃、霉蚀、老化等问题,威胁着古籍的“健康”,于是古籍修复师应运而生,如同“医生”,终日忙碌着“治病救命”,只不过这些病患不是人,而是一部部珍贵的古籍文献。

  在东北师范大学本部图书馆的五楼,有着这样一群人,他们与古籍为伴,残破的古卷经过他们的妙手,延续了生命。
  在外人眼中,修复古籍是一项古色古香,又承载着历史厚重感的工作,但对于修复人员而言,经历了长期的重复,神话走向寻常,日复一日的不过是一次次的“缝缝补补”。但古籍本身的价值让这份工作容不得半分轻视,修复工作对于细致的要求甚至到了严苛的地步。
  古籍修复的关键在于“修旧如旧”,力求最大限度呈现古籍原貌。在拿到一本古籍后,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先看古籍的破损程度,做出一份详细的修复档案,在此基础上按修复要求一步步进行修复。
  在长时间的流传中,大多古籍或被虫蛀,或受潮湿,千疮百孔,因此在修复工作中,最重要的就是填补这些破洞。古籍的装帧方式与现代不同,书页单面印刷,对折后装订在一起,因此在修书前,需要先把装订线拆除,并将每一页展开,在内侧没有文字的一面进行修复。
  修书对用于修补的纸张有着极高的要求,应与原书纸张颜色相近,厚度较薄。因现在多用机器造纸,纸张上残留大量化学成分,所以图书馆一般会从南方购买人工制造的古籍修复专用纸,如果购买的纸张颜色较浅,则可以通过放在煮沸的茶叶水中浸泡一段时间来“上色”,即使是装订线也需坚持“修旧如旧”的原则,上色做旧。
  修复古籍对浆糊也有着特别的要求。为了保证修复后书的厚度改变较小,浆糊不能过于黏稠,修复人员一般选择购买淀粉,手工熬制浆糊,熬制后还需要筛除结块,使其相对均匀。
  古籍上的破洞,必须一个个地修补,不能直接粘在一张完整的纸上,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在于遵行修复师们不断重复的一句话——“修旧如旧”,即使只是改变古籍的厚度也不被允许。
  用纸张粘贴覆盖在破洞上,不可避免地会增加破洞边缘的厚度,特别是当虫蛀使一本书在每一页的同一位置上都发生破损时,修复后的书会在破损处明显突出于其他位置,极大地影响古籍原貌,这时则需要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方式将书压平。
  先用压力喷壶向修复好的书页喷水,使其在修复中产生的皱褶平展开来,喷水需要格外注意水量大小及是否均匀分布。这个过程虽然不难,但需要修复人员长期重复的经验积累。喷水后大约两个小时,将书页放在木板间,用平整的石头压平,石头的选取,以汉白玉为上,大理石次之。其间,需要将书页翻动几次,避免潮湿的纸张在木板中腐化。木板压过1至2天后,便可将书页折叠,整本累积,用铁锤将突出部分锤至相对平整,再通过压力机的重压使古籍恢复到原始的平整状态。
  在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从事修复工作已经6年的李丹是学中文出身,来到图书馆后因工作需要去山西太原参加了国家古籍修复培训。本是半路出家的她在学习中慢慢发现古籍修复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特别是在修复好一本书后,特别有成就感。
  古籍修复是一项极为精细又繁琐的工作,要求都在毫米之间,稍有偏差都会对文物造成严重的损害,为了避免工序上的错误,修复师们必须连续工作,中途只能喝点水,短暂地放松一下。修复古籍不同于其他修复工作可以计件,如果遇到破损较严重的书,可能一天连一页都修不完。
  修复师们在工作时常年埋首于案前,在毫米之间仔细斟酌,这种工作也许有些枯燥和疲累,但他们却能于充满古香的修复室内,在细斟慢酌中忘却尘世繁杂,独守一方宁静。

  • 主题策划党委宣传部、信息化办
  • 时间2016.11.25
  • 文字/采访王佳箐
  • 图片/摄影何希
  • 指导教师佟雪、张轩维
  • 审核徐红彦、白立新
  • 编辑张轩维
  • 投 稿
  • 信息化管理与规划办公室
  • 党委宣传部
    文学院
    传媒科学学院
    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