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响心灵的协奏曲——记“心弦调音师”讲师团


  演出还没有开始,环状的音乐大厅已经布满了各式各样的脑袋,一对邻座正大张着嘴巴,比手画脚地交流:
  “你,耳朵,也,听不见,吗?”
  “是的,医生说,因为耳朵眼,灌入,太多,消极情绪,所以,发炎了。他,建议,我,来学学,怎么,用,心灵,奏乐。”
  “我,也是,医生,建议来的。你,知道,今天的演出,叫什么名字,吗?”
  “心灵,协奏,曲。”
  “哪个,乐团,演奏的?”
  “‘心弦,调音师’。你,看!他们,来了!”

第一乐章

  “我觉得积极心理学太好玩了,我就忍不住要去玩……”
  2014年,一群或需要心理求助、或对心理学感兴趣,抑或本身就是心理学专业的人通过不同的途径,相聚长春,参加了一个名为“积极心理幸福工作坊”的公益培训,授课老师就是这个”贪玩”的男人——东北师大心理学院的盖笑松教授。这一玩,便奏响了持续500多个日夜的美好旋律……
  为了便于积极心理学的广泛传播,盖老师组建了名为“心弦调音师”的积极心理学讲师团,其中包括东北师范大学传媒科学学院的孟翀老师,他擅长团队微信宣传,也多次参与授课,但成员中更多的是幸福工作坊中参与度较高的学员,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无偿向各大单位讲授积极心理学相关知识。
  渐渐地,讲师团在最初的18人基础上不断壮大,第三期幸福工作坊还在以“黄埔心校”的微信群形式继续着,人数多达五六百人。心弦调音师们在东北师大、吉林交通学院、长春大学,辽源市谦宁小学以及大连红旗高中等单位奔走授课,反响热烈。大连红旗高中的20位教师来长春学习后,每人学习讲授其中一节课,返校后为全校教师进行培训;济南一位幼儿园园长北上取经后,为全园家长复制开设了培训……

第二乐章

  “我的积极不是因为生活美好才积极,而是因为接纳了生活中的不美好才积极,在这充满压力与诱惑的世界里热忱地生活。”
  不仅是盖老师,几乎每一位心弦调音师都在认清生活的现实之后依然努力热爱生活,在寝食之间、生活之隙里践行和传播着积极心理学。他们当中有人身体罹患病痛,却依然乐观向上;有人心灵遭受重创,但仍然保持积极……心弦调音师们怀着时时常新之心,专心致志地完成每一次授课。每接到一个单位的邀请,他们会先选出八、九个不同的培训主题,由讲师团成员们分配各自的题目,准备好自己的教案后还要一起开会讨论彼此的教案,直到大家都满意了为止。王立军老师甚至还记忆犹新:“那些为了准备课程的点灯熬油的夜晚、备课的辛苦、收集资料的不易,整合内容时的绞尽脑汁、收到学生感谢时的喜悦,还有和团队队员们集体备课的时候,大家只要一讨论起来就有很多话想说,这些都很难忘。”
  课堂之外,积极心理学也不拒绝任何场合:当企业工程师郑秀英老师为工人同事们讲解品格优势等原理时,它就回荡在车间内、厂房中;当王立军老师在日常教学中融入积极心理学的方法,带领师生进行课程改革时,它就飘扬在办公室里;当林东慧同学从大四开始每周坐火车从延吉到长春来听课,认真完成读书笔记时,积极心理学就藏在车厢里、书页中……目前,盖老师在东北师大本部校区开展了积极心理学的选修课,幸福工作坊的培训也紧锣密鼓地制成了公开课,盖老师还正筹划着将积极心理学运用到校园的方方面面:应用于家庭教育,改变家长教育方式;应用于学生社团,参与到课余生活;应用于课堂上,丰富课程教学……

第三乐章

  “所有制度起作用都要通过事物内部起作用,窍门是怎么把外部的力量转化成内部的力量。”
  在讲师团的不断努力下,积极心理学在人群中像“传染病”一样迅速扩散,发挥着特效药一样的魔力:它让丈夫感慨妻子刷碗和吵架都跟过去不一样了,它让儿子惊叹于母亲听课后的变化,一位在省委组织部培训班上听课的领导甚至说:“学了积极心理学,我至少能多活两年”……
  但这些改变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它需要身体力行,恒持寸进。只有伪心理学才宣称能够快速改变他人,心理学不能在课堂上完成练习,非得是在生活里不断践行。它既不能改造自然世界,也不能改造他人;既不能减轻你的疼痛,也不能直接治愈你的疾病,它只能改变我们注视世界和他人的眼神。调音师们只是微笑注视着,陪同来访者近乎艰难的自我成长,期待着人性花朵的绽放与繁荣。
  盖老师带领着心弦调音师们,秉持着导师张嘉玮先生强调的“助人自助”的专业信念,支持和鼓励着每一个来访者自己去改善自己的生活,让心灵奏出最美的乐章。

  • 主题策划信息化办、党委宣传部
  • 时间2016.10.20
  • 文字/采访杜昕璇
  • 图片/摄影齐伟宏
  • 指导教师孙琳、张轩维
  • 审核徐红彦、白立新
  • 编辑张轩维
  • 投 稿
  • 信息化管理与规划办公室
  • 党委宣传部
    文学院
    传媒科学学院
    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