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贵的执著 ——成仿吾五译《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一个纲领性文献,是马克思主义诞生的重要标志。然而《共产党宣言》被引进中国并广为传播的历程是充满坎坷的。这期间有一位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新文化运动的重要代表,著名教育家、文学家、翻译家,固守着一份执著,跨越半个世纪,五译《共产党宣言》。他就是我校第三任校长——成仿吾。

  从1929年到1975年,成仿吾的这份执著并未因岁月流逝或局势动荡而动摇。他在《我翻译〈共产党宣言〉的经历》一文中说:“在纪念马克思逝世100周年的前夕,我写了这段回忆,连同我译校的很不成熟的几本习作,就作为献在海格特马克思墓地上的一束白花吧!”

  成仿吾第一次翻译《共产党宣言》是1929年。1928年他在巴黎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先后在巴黎和柏林主持西欧中共支部机关刊物《赤光》,担任社长兼总编辑,并随德国共产党理论家海尔曼·冬克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德文原著。当时,蔡和森知道他知识渊博且通晓五种外语,就从莫斯科给他来信,要他把《共产党宣言》译成中文,说莫斯科外文出版社准备出版。成仿吾就采用当时最流行的德文版本,参考英、法文译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译出后,他请一个德国共产党员将《共产党宣言》中译稿带往莫斯科交给蔡和森。由于蔡和森已奉命回国担任广东省委书记,不久就牺牲了,所以译稿也就丢失了。

  成仿吾第二次翻译《共产党宣言》是1938年在延安与徐冰合作翻译的,被称为成徐译本。徐冰当时是《解放日报》编辑,成仿吾是陕北公学校长。这一年中央宣传部弄到了《宣言》的一个德文小册子,要他们翻译出来。他们两人把书分成两部分,成仿吾译前半部,徐冰译后半部。他们都是利用业余时间翻译的,工作条件很差,资料缺乏,连一本像样的德文字典都找不到。译完后,成仿吾把全部译文又通读一遍。同年,这个译本在延安作为《马恩丛书》第4辑出版;9月,又在武汉和上海由中国出版社、新文化书店等出版。该译本收入《宣言》正文和三篇德文版序言,是中国首次出版的根据德文原文译出的版本,传播范围很广。

  1945年,成仿吾从晋察冀边区阜平县回延安参加“七大”,有时间对《宣言》译稿作较大的修订,这是他第三次翻译《共产党宣言》,定稿后他将其交给了解放社。但不久国民党军队进攻延安,这次的译稿也没有下落了。

  成仿吾第四次翻译译校《共产党宣言》是在1952年,当时,他在中国人民大学工作,抽空将延安版的《宣言》中译本稍加校正,作为《宣言》出版105周年、马克思诞生135周年纪念版,由中国人民大学和我校少量印行,供校内使用。在这次重校的后记里,成仿吾写道:译文本是很难令人满意的,好在《宣言》是宜于细嚼的珍品,对那些细心研究或反复钻研的同志们,相信还是会有帮助的。

  成仿吾第五次翻译《共产党宣言》是1975年。1974年成仿吾写信给毛泽东,谈马克思、恩格斯原著的翻译问题。他在信中指出诸译本中错误很多,希望能够重新校译原著,8月,毛泽东作出批示:支持成仿吾从事马克思、恩格斯原著的校译工作。9月,成仿吾到京,12月出任中央党校顾问。中央党校抽调王亚文、郑伊倩等同志组成校译小组,协助他进行校译工作。他们着手翻译的第一部经典著作就是《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的发行,使那些“研究《资本论》这个学说系统的人”——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者们,得到了莫大的鼓舞。正如成仿吾在1978年《共产党宣言》新译本的《译后记》中所写的那样:“当时的日译本很可能是非常粗糙的,陈(即陈望道)译本也就难免很不准确。但是它对于革命风暴前的中国革命干部和群众起了非常重要的教育作用,仅仅‘有产者’、‘无产者’、‘阶级斗争’以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样的词句,就给了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革命群众难以估计的力量。”

(改编自《中国组织人事报》共产党人与党章的故事③:成仿吾五译《共产党宣言》

  • 主题策划党委宣传部、信息化办
  • 时间2016.07.01
  • 文字/采访李嫣然(整理编辑)
  • 图片/摄影毛炜伟
  • 指导教师刘婷
  • 审核徐红彦、白立新
  • 编辑朱亮
  • 投 稿
  • 信息化管理与规划办公室
  • 党委宣传部
    文学院
    传媒科学学院
    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