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无人告别

  本部,凌晨三点钟的静湖依然灯火阑珊,六舍的房顶是朝阳初升的地方,田家炳楼背后的长椅上是午睡的最佳地点,北苑餐厅的糖醋排骨平价又美味,师训大楼前的树能开出大片清香的花……我趴在窗台上嘀嘀咕咕地细数着我的秘密。月亮整晚地在屋顶,不声不响;窸窣的私语从不同的窗子里传来,时隐时现。月光从叶片上缓缓滚下来,滑过脸庞,泻在草地上。夜,越发凉了。何夜无月,只是在这个弥漫着离别愁绪的季节里,不知有多少不眠的人像我一样,还有好多知心话儿要交代。
  “六月里青草盛开/处处芬芳/七月悲喜交加/麦浪翻滚连同草地/直到天涯”。不管我怎样晚睡以延长每日的时光,悲喜交加的七月还是在一步、一步地逼近。毕业年级的学子们在如茵的草地上拍纪念照片,低年级的学生们刚刚下了体育课,他们跃动着,大踏着步子,时不时向毕业生们投去羡慕的目光。我顿时觉得自己不合时态,像过去式的动词闯进了现在进行时的句子,心没来由的空虚:我要毕业了。
  我要毕业了,可有些事还没来得及一一细说,我掰着手指想着哪些事情我一定不能忘,哪些回忆我一定要珍藏,可是记忆却不遂人愿,我越是着急,回忆就越是模糊,终于,我数也数不清楚,却满怀悲伤,像小孩追逐风筝,怎么追也追不上,只好坐下哭了起来。
  母校,你别笑话我贪心,什么都想记住,什么都放不下,要怨,只能怨青春太动人。沿着小路慢慢走,我走得虔诚又畏缩,路的尽头仿佛就是青春的终点。要是有人责备我,在这走出象牙塔的日子里不够朝气蓬勃,我定不青眼相待;要是有人安慰我,在这知交半零落的时节里不要郁郁寡欢,我便挣开他的束缚,因为他们都不明白。那些用青春的金线和幸福的璎珞编织而成的日子啊,你们值得最庄严的祭奠,你们配得上最隆重的缅怀,而我心拙口夯又一无所有,只能凝视你们、思念你们,带着笑或含着泪,饱含温馨或是满怀骄傲。
  又是书声琅琅的课堂,又是英姿飒爽的操场,我只想着一件事:我要毕业了;又是杨絮纷飞的六月,又是骄阳似火的夏日,我脑海里只回放着一句话:可是那些日子回不来了。树梢上又挂起了月亮,工作或是读研、去哪里旅行、拍多少照片,这些都不是我所在意的,今夜,我只想你们。我把你们以及预知分别后的思念悬挂在月下的树梢上,藏匿在树旁的丁香里,晚风一拂,香气袭人。好了好了,别再催促了,我知道此去一别又将开启新的旅程,我知道未来可能风光无限或者平淡无波,我知道我走后的街道总有青春依旧的歌……可我依然珍视青春的每段过程,并相信,上帝是为了锤炼生命,才设置了一场场离别。
  晨曦初露,东方既白,我站在篮球场的球架下抬眼望,伸手捉住了一道光。

  • 主题策划文学院、党委宣传部
  • 时间2016.06.27
  • 文字/采访杜晟颖
  • 图片/摄影李冠楠
  • 指导教师孙琳
  • 审核徐红彦、白立新
  • 编辑张轩维
  • 投 稿
  • 信息化管理与规划办公室
  • 党委宣传部
    文学院
    传媒科学学院
    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