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教尺,右手画笔

  孔雀石、云母、蛤粉……付老师又给学生们带来了一大袋颜料。每当这个时候,同学们都会围在付老师身边,听他介绍着那些漂亮的矿石颜料,一张张脸上刻着新奇而入迷的神情,仿佛被带入了一个未知但又极具吸引力的世界。为了寻找能呈现更好视觉效果的绘画颜料,付老师经常去潘家园、十里河等地采购一些矿石。付老师的本科学生闫东平觉得他特别亲切大方,虽然上课用的矿石颜料很多都比较昂贵,但付老师从来不吝啬和学生们分享他的珍贵颜料。

有时候学生是水,我是鱼

  付宝民老师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我校美术学院唯一专攻中国工笔重彩画的教授,他的作品曾多次入选全国美展。尽管已经取得了诸多成就,但作为老师,他平易近人,没有长者的架子。付老师的课堂总会提前聚集着一群忙碌的学生,他们拿着付老师带给他们的小盅、小碗和小勺研磨颜料,然后兴奋而满怀期待地等待付老师讲授如何调色作画,一堂课就在轻松而又和谐的氛围中不知不觉地度过了。有一次教到学生如何调制明胶时,付老师拿起刚带来的小勺和小盅做起了演示,由于热水水温不够,付老师抢在学生之前拎起水壶就径直去打水了。在许多这样的小事上,付老师都力求亲力亲为。
  在谈到师生关系时,付宝民老师说自己和学生就像“鱼和水的关系”。在平时的教学中,老师传道授业解惑,付宝民老师就像水,学生们就像鱼,遨游其中,如沐春风。但正如付宝民老师所说——教学相长,有时候他会和学生们交流他的创作想法,而且还鼓励学生去尝试,结果他们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他本人在这个过程中也收获了新的创意。这就是师生,教与学的关系。”

“别的我不太较真,只是在画里较真”

  付老师的言词里除了学生,就是画。在他的画室中,窗户的正对面就摆着一幅工笔重彩画,画的是一位身着朝鲜族传统婚礼服饰的朝族姑娘,头戴“簇头里”,手戴“汉衫”。他的画大多以朝鲜女子为题材,虽然朝鲜族女子的服饰并不是所有少数民族中最复杂的,但细节上也不无繁琐。为了真实表现出朝鲜族服饰的民族风格,从头饰到服装、从袜子到鞋子,他都买了好几套用以临摹作画。不管是色彩、神情还是服饰细节,他都力求还原真实,多次修改以将最贴近的状态展现在我们眼前。
  在堆满画作的画室里,茶几下层放着一套茶具。相比较于画室里的其他的物品,这似乎是一件被遗忘的东西。“除了画画,别的我不太较真,只是在画里较真”,只在画里较真是他对于艺术的执着追求,这或许就是他在工笔重彩画领域拥有如此成就的最重要的原因。

在画中沉淀不输千言万语

  画由心生,付老师画中人物多是面容恬淡,情意绵绵的,生活中的他也是简单随性,兴趣爱好不多,人也不太善于言辞。将心意表达在画中,而不是时常挂在嘴边,这是他心境的一种沉淀。不以参赛为目的去画一幅画,将获奖、荣誉放置一边,心无扰才成画。
  不会刻意教学生如何做人,但是会用行动感染他们,付老师总是用行动向学生们诠释着如何为人处世。他说希望学生们能够在各方面全面发展,而不是只画一手好画。课堂上、付老师家中,他不仅指导学生作画,还为他们做饭、聊家常。谈吐之间,传达的是教师对于学生学业的关心;言辞之中,流露的是长者对于晚辈为人的教诲。
  人生如画,落笔无悔,作画之人不懂那千言万语,但求将那纸上的千丝万缕做到尽善尽美。

  • 主题策划信息化办
  • 时间2016.03.22
  • 文字/采访李朝霞,滕丽娜
  • 图片/摄影毛炜伟
  • 指导教师刘婷
  • 审核徐红彦
  • 编辑张轩维
  • 投 稿
  • 信息化管理与规划办公室
  • 党委宣传部
    文学院
    传媒科学学院
    美术学院